首頁 論文 消化系統—肝膽胃腸 靈芝與胃腸疾病

靈芝與胃腸疾病

作者:何永慶

台灣 何永慶    2006.08.07重新修訂

 前言:
健康是福。但是,往往疾從天降;民以食為天。但是,偏偏病從口入。這二者古今中外幾乎都是並存的。就消化系統的各類疾病而言,從消化不良至胃癌,也都或多或少與人們的生活起居有很大關係。所以如何吃、喝、拉、撒、睡都是防治疾病的一大課題。如果不幸已患了腸胃病,如何在接受中、西治療的同時,配合靈芝等保健食品的運用?全方位的整體觀照將大幅提高治癒率,並降低或消除難以避免可能招致的醫源病或藥源病。

 關鍵詞:
幽門螺旋桿菌(HP)、先蟲後腐、先腐後蟲、醫源病、藥源病、靈芝、適應原(Adaptogen)、綜合酵素、乳酸菌

 1、主流醫學(西醫)方面:
1.1 消化系統的部分縮影:
消化系統是主流醫學(西醫)的生理名詞,它包括了從口腔、食道、胃、小腸(十二指腸、空腸、迴腸)大腸(盲腸、結腸、直腸)至肛門,整個管狀結構全長約九公尺,在唾液腺、胰臟、肝臟等器官的協助下,負責食物的消化與營養的吸收,及廢物的排瀉等。

1.2 腸胃病:
腸胃病,是個很籠統的概念。就西醫來講,須依其生理位置及病理現象來加以定位命名,如胃炎、胃潰瘍、胃瘜肉、胃下垂、胃癌、腸炎、十二指腸潰瘍、大腸癌等。在臨床症狀上,有胃部飽脹、噯氣、疼痛、胃酸逆流,有灼熱感、噁心、嘔吐、排黑便、便祕或腹瀉等。

1.3 流行病學:
據統計,中國大陸,胃炎發病率約為5%,有10-20%的人得過消化性潰瘍,每年胃癌的發病人數高達20萬,胃病這種常見病,多發病,幾乎遍及中國的每個家庭。而且大多久治不癒,患者常常是「痛苦呻吟,精神體力消磨於床榻之上;尋醫求藥,經濟消耗於藥罐之中」「註1」1982年,由澳州的兩位科學家華倫Dr.Robin Warren和馬歇爾Dr.Barry J.Marshall共同發現在活動性慢性胃炎(active chronic gastritis)的胃黏膜上及消化性潰瘍者的胃部發現一種細菌,之後被命名為「幽門螺旋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以下簡稱HP)起初,很多胃腸科醫師持懷疑或反對態度,Dr.Barry Marshall便自己吃下此種細菌(HP)作實驗,以證實HP是引起消化性潰瘍的原因而不是結果,1987年後,西醫界幾乎都一致同意HP是消化性潰瘍的主要病因。胃潰瘍患者也的確58-94%左右有HP感染,一般在歐美成年人(50歲左右)其感染率約為50%,在台灣目前30-40歲已達到了53.2%,在未開發國家中,10歲左右的兒童感染率竟高達80-90%。「註2」
於2005年10月3日,這兩位澳洲科學家共同獲頒諾貝爾醫學獎,絕對權威性地推翻「壓力」是導致胃潰瘍的主要病因。「註3」

1.4 治療:
幽門螺旋桿菌是細菌(HP)用抗生素來消除是理所應當的,目前西醫治療處方有十多種,但大多以鉍制劑(Bismuth)氫離子阻斷劑(Proton pump inhibitorv, Omeprazole )加上抗生素(antibiotics、Amoxicillin或Clarithromycin)治療二星期,一般可達到80%左右的效果。臨床上發現,一旦將HP殺滅後,除約2-5%的人可能再感染復發,很少有人會再感染。但醫學上鮮少對治療中或治療後所產生的副作用,作有效的防範和說明。

1.5 省思:
以上治療效果固然可喜,但仍應有很大的反省或改善空間:

1.5.1十九世紀法國科學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1822.12.27~1895.9.28)於1865年,在Alais從蠶病的研究,找出了致病的微生物與防治的方法,奠定了「病菌致病學」(Germ Theory),否定了「先腐後蟲」的病源/疾病自然發生說(Spontaneous Generation),提出了「細菌病源論」(The germ theory of disease)從那時開始到現在,西方主流醫學幾乎都將「細菌病源說」視為唯一真理,即「先蟲後腐」,而否定了傳統的「體液病理學」。為了治療疾病,必須先找出造成疾病的細菌或微生物,以強烈方法對抗消滅。詎料,巴氏臨終懊悔說「巴那的理論才正確。微生物微不足道,宿主內在環境的恆定才重要。」(Claude Bernard was right-The microbe is mthing, the terrain is everything)「註4」
又伯納迪克森(Bernard Dixon)《特效藥之外》(Beyond the Magic Billet)一書中敘述「1900年左右,一位74歲的巴伐利亞醫師-馬克斯.馮、派頓可菲(Max von Pettenkofer)故意吞下含有數百萬霍亂弧菌的培養基,這批病菌是從一起致命病例分離出來。差不多同一時間,俄國的病理學家伊萊.梅契尼克夫(Elie Metchnikoff)也做了同樣奇怪試驗,幾個同事也接著嘗試。其中有幾個人產生輕微腹瀉,所有受試者的糞便裏,都發現了大量的霍亂桿菌,但沒有人有霍亂症狀。梅契尼克夫(Elie Metchnikoff)被奉為……白血球的發現者,白血球可以吞噬並消滅入侵病菌。他生平的實驗與著作大都是關於身體在抵抗感染時的自癒能力,他認為處理感染性疾病的正確方式不是光靠化學藥物,而是增強抵抗力「註5」。這與中醫內經所謂「正氣內存,邪不可干」的意義相同。

 

1.5.2但是,畢竟還是有太多人因感染而罹患各種疾病,也正如中醫所說:「邪之所奏,其氣必虛」。也就是說,儘管身體強健,若致病因子大過自身抵抗力(孤虎不敵眾狼),仍是容易致病的。
其實,「先腐後蟲」及「先蟲後腐」之說,都不無一定道理,它們應該是互為因果的,誰先誰後,恐怕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動態關係。重點在如何全方位的「扶正祛邪」的動態運用,而非只執著一方面下工夫。更不宜只知殺伐,不管後果。

1.5.3太多胃裏或十二指腸內被發現有幽門螺旋桿菌(HP)的人,不一定罹患胃潰瘍或十二指腸潰瘍。所以,也有學者研究認為HP在腸胃道裏可能在本質上或某種意義上,與人體和其他菌叢有著共生的互利。而非一無是處「註6」。若就此認定HP是唯一導致胃潰瘍或十二指腸潰瘍的主因,大有可議之處。

1.5.4因為避免HP產生抗藥性,勢必一舉殲滅,所以,用藥必須夠量和持續用藥時間,而所有藥的毒副作用難免會對患者造成短暫或長久的不良影響。如氫離子阻斷劑(Omeprazole)會引發過敏、皮疹。肝功能受影響,間有GOT,GPT值上昇;間有腹瀉、噁心、嘔吐、頭痛、發熱等,孕婦及授乳中女性不宜使用等。
鉍鹽(Bismuth)長期服用,易造成間歇性痙攣、昏迷、錯亂、運動障礙不安、不適感、記憶力減退、頭痛、乏力、注意力降低、顫抖等;血壓降低、皮膚潮紅、便秘、噁心、食慾不振;色素沈著。所以在臨床上也有很多禁忌,如慢性消化管通障礙以及嚴重消化道潰瘍者、便秘患者,接受結腸外科手術或人工肛門形成者等不宜使用。
抗生素(antibiotics)抗生素是由不同種屬的微生物如黴菌、細菌及放線狀菌等所分泌的化學物質,它能殺滅或抑制其他微生物的繁殖。不幸的是,細菌非常聰明,他們藉著改變自身的化學物質和基因,使抗生素難以生效。由於細菌繁殖、分裂快速,短短幾小時就能演化出好幾代。產生抗藥性是輕而易舉之事。人們只有不斷研究新的更複雜更毒的抗生素,來應付,或許,這是人類與細菌的「軍備競賽」。然而,最後往往犧牲的是病人,而不是細菌。在過去數十年中,抗生素的確拯救無數可能因感染症而死亡者的寶貴生命,在胃潰瘍、十二指胃潰瘍的治療上也確實藥到病除。但是,我們可曾想到,HP總有一天會產生抗藥性?根據庫魯克醫師(William G..Grook, M..D)所說,「使用廣效抗生素,就像拿著機關槍在擁擠的機場裡掃射恐怖分子。當他們在殺死敵人時,也同時射殺了無辜的路人。」「註7」我們把身體當藥與HP的戰場,藥用越強烈(特效),「戰爭」就越慘烈。或許,最後HP是被暫時消滅了,但是,我們的身體可能已慘遭蹂躪、斷垣殘壁(抗生素諸多副作用中的一項,就是破壞下消化道腸內的菌叢平衡,大量殺死有益菌,使壞菌滋長壯大)。
加藍德醫師(Leo Galland, M.D.)是在1988年的念珠菌感染症候群(candida-related complex,CRC)會議的主講人。演講中,他指出在82%的CRC病人病情加速惡化,抗生素是主因。「註8」

CRC的主要症狀包括:
疲勞或是嗜睡、便秘、記憶力減退、放屁、腸道產氣、感覺空洞或不真實、陰道搔癢、灼熱、分泌物增加、麻木、灼熱、剌痛、攝護腺發炎、失眠、經前緊張、經前症候群、肌肉痠痛、虛弱、飢餓時顫抖或煩躁等等;
其他的症狀包括:
頭痛、鼻竇炎、食物過敏、情緒不穩、糞便中帶著黏液、舌頭泛白、直腸搔癢、容易瘀青、嗓子沙啞、失聲、慢性皮膚紅疹,皮膚癢、鼻子發癢等等。

 

2、靈芝如何配合西醫藥並用:
2.1靈芝有抗乙醯膽鹼的作用,可減少胃液的分泌及鬆弛胃平滑肌的收縮,這對治療胃、十二指腸潰瘍有很大的臨床意義。
據上海醫科大學醫學院藥理教研室的研究:將小鼠束縳浸水22小時,使小鼠緊張,乙醯膽鹼分泌過多而致胃液分泌過多,胃平滑肌收縮,最後形成胃潰瘍。不吃靈芝的小鼠有21.1個潰瘍數,吃0.4g/1kg、1g/kg及2g/kg的小鼠結果,胃潰瘍數分別為20.2個8.1個和6.8個,顯示靈芝可以減低乙醯膽鹼的過度分泌。而且有效率與食用靈芝的量成正比。
胃潰瘍連帶出血,將胃液浠釋,計算其中紅血球數目,不吃靈芝的小鼠有451個紅血球,吃1g/kg和2g/kg靈芝的小鼠則僅有66個和32個,顯示靈芝可以減少潰瘍出血。
本次實驗也同時以0.04g/kg的抗乙醯膽鹼藥阿托平(Atropine),其胃潰瘍數是1.8個,紅血球數為88個。
靈芝和阿托平都有其功效,但前者無副作用,後者有很多副作用。
2.2靈芝可鬆弛平滑肌的收縮。

 

靈芝與腸胃表一

 

2.3靈芝對胃、十二指腸潰瘍治療有以下諸多功能:
  a.靈芝適當地阻斷乙醯膽鹼的分泌量,也就減輕了胃酸不當的分泌而造成胃壁受損。
  b.靈芝有安神定靜的作用。也就能減輕患者的神精緊張。
  c.靈芝提高紅血球膜超氧陰離子歧化酶(Supperoxide dismutase SOD)14%~35%(劑量愈大增加愈多),能清除氧自     由基,避免了胃、腸壁黏膜被氧自由基進一步損壞。「註10」
  d.促進膠原細胞生長,提高潰瘍面的癒合。
  e.靈芝能提高、調節免疫力,促進T淋巴細胞的增殖,促進巨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Natusal Killer Cell,簡稱N.K細胞)的活性,對所有入侵身體內的細菌、黴菌、病毒等異物,均有徹底的清除能力。
  f.靈芝有解毒、保肝、益腎之功,在接受西醫藥治療之前就先使用靈芝,可保護正常細胞不受或少受損而強化了西藥更加奏效。並降低和清除西藥的毒副作用。
  g.靈芝合乎適應原(Adaptogen)的條件:1.無毒(nontoxic)2.廣效性(nonspecific)3. 正常化(normalization)。「註11」
2.4如何食用靈芝:
      在接受西藥治療的同時,不妨早、午、晚餐前半小時和睡前半小時,每日四次、每次2-3粒靈芝,(以溫開水送服)
   若果不怕苦,請把靈芝以口含方式食用。(唾液又叫口水,而中國字的「活」字,就是千口水,所以,自古有吞口水之養生法。)
   其好處有:
   a.靈芝能從口腔黏膜吸收,可活化唾液腺、腮腺、扁桃腺等腺體,能提昇唾液品質,並能促進產生更多的唾液,混同靈芝進入胃腸,健脾養胃之餘,對潰瘍的癒合有很大幫助。
   b.吃靈芝後,請每次再加上花粉2-5g,花粉含有96種營養素,幾乎人體需要的它都有;並含有豐富的各種酵素,目前被發現的有六大類,即轉移酵素、氧化還原酵素、水解酵素、裂解酵素、異構酵素、連接酵素,一共約94種,如此,花粉能讓人體缺什麼,就補什麼,沒有過猶不及之虞。花粉被西方自然西學稱為「最完全的食物」。就中醫而言:花粉、味甘、性平、色黃,屬脾、胃二經之良方上藥。
          c.靈芝配合天然綜合酵素及乳酸菌,能使靈芝對人體的調節正常化功能發揮到極致。因為綜合酵素能分解清除體內或血液中的不良物質,幫助消化吸收,促進細胞新陳代謝;能使其他藥物的功效易達病兆,並對其功效有很大促進作用等。乳酸菌加強了腸內有益菌的陣容,使腸內有害菌不易滋長,有毒物質不易產生,排便順暢等。這三者合一,對腸胃疾病幾無不見效者。

 3、中醫方面:
  中醫所說的脾胃,是含蓋整個人體消化系統功能,不能把西醫的脾、胃機械式地相對應,
中醫強調脾胃是「後天之本」,運化水穀,化生精微物質,滋養全身。中醫以「脾升胃降」來概括整個消化系統的生理功能。而且,中醫以陰陽五行的臟象理論為基礎,掌握人體各臟腑之間的自然規律及運作互動的機制,若有失調,便產生病症。中醫再以四診(望、聞、問、切)、八綱(陰陽、表裏、寒熱、虛實)來推究其病因,病本,充分掌握病機,然後遣方用藥。所以,中醫對各類腸胃疾病,依然是以「辨證論治」來處理,最終治則不外乎「扶正、祛邪」的動態運用。在這個基礎上,若能善用靈芝,君、臣、佐、使不拘,一定能「錦上添花」「如虎添翼」。因為,靈芝一味,不但能扶正,同時亦能祛邪,而且,扶正不助邪,祛邪不傷正。

扶                         袪
正                         邪
有  扶                 袪  而
利  正                 邪  正
袪                         自
邪                         安
 

     後學認為,中藥中的甘草自古被譽為「國老」(調和百藥),而靈芝應該能尊為苦味的「國老」(和百藥、解百毒)。如若不然,李時珍為何要以「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來詮釋。
  中醫治療腸胃之疾,並不知細菌等微生物,所用的理、法、方、藥、食也沒有一種是直接殺死細菌或其他微生物,但只要辨證精確,處方得當,往往無不藥到病除。這是值得醫界和社會大眾多多思考的。

 

4、結語:
        總之,在各類腸胃病的防治上,若善用靈芝及其他自然療法,並注意保持良好的生活型態,及平和的心性,從消化不良到胃、腸癌,其效果都是讓人讚嘆的。關鍵在於 您信與不信,做與不做。

         以上內容係 後學一隅之得,由於才疏學淺,掛一漏萬在所難免,敬請各社會賢達多多指教,無任感禱。

       本文發表於2004年12月12日行政院衛生署立台北醫院第三屆第十次中華民國能量醫學學會學術研討會,於2006年8月7日重新修訂

參考資料:
「註1」章建醫師   胃病 中西醫雙效自療手冊(前言)               
「註2」陳增與醫師   <幽門螺旋桿菌>台北榮民總醫院內科總查房與臨床病理討論會  
「註3」羅彥傑 發現腸胃潰瘍病因 2澳人獲諾貝爾醫學獎‧自由時報 A11 2005.10.04                
「註4」林佳谷教授   <黑白臉的巴斯德>—縱遊天海p.107-111  2005
「註5」「註6」「註7」「註8」Michael A.Schmidt   Lendon H. Smith   Keith W.Sehnert
黃愷瑜  譯破解抗生素迷思p.35-36  p.41  p.46  p.47-48 2003.6
「註9」「註10」賴敏男博士、增彌球   神醫啟示錄p.184,p.77   2003.7     
「註11」今子今朝夫     靈芝—大自然的靈草p.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