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論文 其他論文 圓規‧歸元

圓規‧歸元

作者:林佳谷

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 教授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 理事長

 

、前言

      營群居的人生,行為舉止中規中矩,外圓內方,個人受益,群體合諧。平日以規尺與「鈞」或「倪」(製陶器的轉輪)以正方、圓,並引申為「界」或「戒」之意。圓規是圓與規的合稱,不過習慣上都把二腳規(compasses),畫圓周和測量兩點間距離用的器具,稱作圓規。

       類似《海天遊蹤》(鍾梅音著)的迴文(palindrome)唸法,將之倒唸回去就成拙作《縱遊天海》(林佳谷著,2004)。今圓規二字,保持原來的發音,但作了文字的取代,也可以有個很好的迴文呈現,即「歸元」。圓規與歸元二者正好有人生形而下與形而上的有意義對比,也是指導人生精進的方向。

       歸元者,回歸本源,天真,純潔無穢,元體或元氣(「元氣げんき」在日文是指身心康泰;有“restore to health”作為歸元一詞的英譯(麥氏漢英大辭典))。儒、釋、道都有歸元的佳句名言,如:

  • l儒: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 l釋:「歸元無二路(或歸元性不二),方便有多門」(《楞嚴經》)。 「歸真」,即涅槃也。又有「一本散萬殊,萬殊歸一本」的說法
  • l道:「九九歸元」(指夏至日在北回歸線處承接天地之氣);歸零(Calibration)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 (《道德經》第十六章) 如「還真元」偈語一首:「取之本乾用於坤,性命雙修基中本,返復古道自然觀,濮源無穢清穿山,還假照亮水之鄉,真炁純陽顯玄光,元体無風自飄鬆」

二、物理與天真

     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翠湖邊有于右任先生所題的詩一首:「高懷見物理,和氣得天真」,清楚地說明我們成長、學習、精進、圓融的方向。

      無極一動太極生,於是有陰陽、黑白、好壞、高下等的分裂性,在愈精細的分裂中,人們藉物理、化學、生物、數學方法與法則的分析,作異同、差異的辨別,這些有重現性的觀察稱為科學(science)。由於許多現象的不確定性(Heisenberg’s Principle of Uncertainty),包括人體的生理、健康狀態,或許多無法算盡的因素與時、空的限制,這時需藉形而上哲學的思辨。哲學是科學之母,此之謂也。

人生的學習過程,從天真但矇矓的幼年,接受分裂與比較性的學習,漸次獲得了片段資訊、知識等的「文字與觀照般若」,待獲得天命(指五十而知天命)的開竅後,漸能耳順(指六十而耳順),最後能在舉手投足間不踰矩(指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這是獲得「實相般若」,去無明,有所覺,反璞歸真的境界。以上是儒、釋的說法。若依老子《清靜經》,則少欲、無為而達清靜,這是道家的歸元之門。

      文藝復興大畫家拉斐爾(Raffallo Santi or Sanzio,1483-1520)的名畫「雅典學園」(Fresco, The School of Athens, Raphael, 1510~11,現收藏於梵蒂岡)很周詳地道盡了科學與哲學,形而下與形而上的觀念。在後面左右兩側有阿波羅(Apollo)與雅典娜(Athena)兩希臘神的護持,分別代表理性與智慧。在圖的最前左右方分別有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 c.5th B.C.)與歐基呂得(Euclid, 3rd B.C.)代表數學(包括音階與畢氏定理:a2+b2=c2)與幾何(圓規與演算)。圖中歪躺在石階上的是犬儒學派(Cynic, Stoic)哲學家戴奧真尼斯(Diogenes, 412?~323 B.C),他就是那位生活在一個木桶,請亞歷山大大帝不要擋住他正在享受日光浴的哲學家。本圖的兩位大主角應該就是後排中央的柏拉圖(Plato, 427?~347? B.C.)與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前者右手食指朝上指天,代表形而上心性的探討,後者右手心向下,左手持書,代表科學實證。

三、達爾文的進化論

      英國博物學家(naturalist)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 1809~1882)的「進化論」(Evolution),‘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1859’,在這裡,“Origin of Species”是「種源」或「物種起源」,“natural selection”是「天擇」或「沒有特定目的的自然選擇機制」,全書名簡約地濃縮成:「物競天擇」,是整個進化論的精神,是今日生物學的基礎。後來更被哲學家Herbert Spencer(1820~1903)解讀成「適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達爾文在22歲隨著英國海軍小犬號探險船(H.M.S. Beagle)到澳洲、南美洲,特別是在厄瓜多的加拉巴哥群島(Galápago’s Islands, Equator)有更深入的調查。在出航五年間(1831~1836),透過觀察、調查、資料相關分析,而有了以上物競天擇‘Origin of Species’的偉大學說成就。雖然他的學說隱藏了「向神挑戰」的涵義與爭議,也影響了他遲遲不敢發表的原因,但事實上他理論中的最核心機制-「天擇」(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代表「自然道」的道理,一直到1859出書後的百年,即1959,才為人所認知共識。

      從他出航,與科學性的研究方式,“compasses”一字可以概括說明這一段治學研究過程;他的種源說理論,就是要找出那“Origin”的源頭;他的理論是建立在自然的選擇,“natural selection”。綜合以上這三個關鍵字,那麼在達爾文的身上與學說,可以找到Compasses&Origin,-Species in Nature-,的結論。

      但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學說很自然地會觸及人類的起源,即人類也是由類人猿漸次演進的同理推論,當然會遭來衛道派的反對與批判,因為這與《聖經》(Bible)<創世紀>“Genesis”中之所述,「人類是依上帝的形象直接造出來」的立論,(如梵帝岡西斯汀教堂米開朗基羅的天頂畫,上帝的右手食指與亞當左手手指相會,亞當誕生的一幕)相違背。

      以上是達爾文進化論所遇到的難題,即使在他接受過三次百年慶的今日(1909百年誕辰,1959《進化論》書百年紀念,1982百年冥誕),但在21世紀的今日,歐美社會,仍有許多學校不准上達爾文的學說。

四、天人合一

      在環境科學課程中,對於生命起源的理論我們會從各地的神話介紹開始,如華夏民族的伏羲.女媧、希臘Gaia地球母親、印度教(Bhrama代表創世、創物、創生命,Vishnu代表保有生命的欣欣向榮,Shiva代表破壞)、聖經中的創世紀、道家的無極(「無」的混沌)與太極(兩儀,「有」與所代表的對立)、地質化學(Geochemistry)的假說(氫氣、水、氨、甲烷四大成份與太空中的能量是生命的源起,俄‧A.I.Oparin,1920s)與以上假說的實驗證明(美‧Stanley Miller,1950s),以至達爾文-孟德爾(Mandel的遺傳理論,19世紀末)-基因(DNA構造,1953)的近代生物學理論等一路談過來。我們不想在人的起源上作爭議性的爭辯,以上是回溯過程,我們更想強調當下,即今日地球上的芸芸眾生的三「生」議題,即「生命、生活、生態」,特別強調「天人合一」(Humans in Nature)而不是「人定勝天」(Humans against Nature)的基本觀念,以及其它一系列的相關思想,如:Ecology(生態學)vs. Egology (自我中心)、齊物論或眾生平等的觀念(指老莊與佛陀)下的寬容(tolerance),同情心(compassion),共生(symbiosis),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經》)等道理。

五、結語

      雖然條條道路通羅馬(All roads lead to Rome, or Omnes viae Romam ducunt(拉丁文)),羅馬大帝國的附庸國與屬地都有來義大利朝聖的機會,但最後要進入羅馬城的唯一道路卻只有阿比安大道(the Appian Way,興建於312 B.C.)一條;人人都有到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多倫多市(Toronto, Ontario, Canada)觀賞壯麗的馬蹄形尼加拉大瀑布Niagara Horseshoe Falls(Canadian side),但唯有持正確的護照者,才能從美國水牛城(Buffalo City)出發,經橋中央的檢哨站核准,才准跨過此彩虹橋(the Rainbow Bridge)到達彼岸觀賞。所以方便雖有多門,但最後的歸元處,只有一途。以上是「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最好的註腳。

綜如上述,圓規‧歸元是一則很有哲學性的論點,其英譯,可以是:

‘Compasses&Origin’─ Humans in Na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