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論文 癌的真正本質 癌症的真正本質

癌症的真正本質

作者:何永慶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秘書長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發行人/社長
體內環保健康促進學會 會長

前言:

孫子兵法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今天人們對「癌症」的防治方面是否真的「知己知彼」「知天知地」?個人認為時下人們往往既不知己,也不知彼;又不知天,更不知地。原因有三︰

其一:人們鮮少檢討自己,常因一己之欲而危害自己的細胞,並一直將癌細胞(受虐細胞)視為敵人、喻為惡魔。

其二:人類為一己之私,把賴以維生的大自然破壞得「體無完膚」,致使陽光、空氣、水對人類也都越來越不利。

其三:大地所遭受的各種污染,所生長出的農作物,及使用不良的飼料、方式飼養的牲畜,越來越不適合人類食用。

無論醫界或一般民眾,普遍存在著很多本質上的錯誤認知或偏差,不知癌瘤是受害者,是苦主。它們雖然深受內、外環境惡劣、毒化之苦,依然竭盡全力的將體內不良因子集中看管,使人體尚可勉強維持正常生理運轉。因此,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總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曾說:「癌無該殺之罪,卻有救命之功。」

癌究竟是朋友還是敵人?端看人們對它的認知,或是否真正了解其本質,和如何面對它。

關鍵字:自然療能 Medicatrix  癌病  順治  逆治


一、「仁政」或「暴政」

目前,全世界總人口約70億,分別居住在237個國家及地區。而每個國家都各自有一套治國的政策,雖一國各有一治,但從古今中外人類歷史來看,我們可把它分成兩大類,一類是暴政,如德國納粹希特勒獨裁暴戾;一類是仁政,如美國羅斯福總統親政愛民。

暴政者,對內:勞役嚴刑,暴征橫斂,民不聊生;
             對外:攻城掠地,強取豪奪,生靈塗炭。

仁政者,對內:親政愛民,興學昌業,民裕邦安;
             對外:敦親睦鄰,扶弱濟貧,天下太平。

常言道:「人是一個小宇宙」。此話真實不虛,因為人體由約60兆細胞組成,我們姑且將之稱為「細胞共和國」,而人是否會罹患「癌症」,其關鍵在於統治這60兆細胞子民的總統(您自己)是如何治理這個龐大的「細胞共和國」?

對「細胞共和國」而言,同樣可分「仁政」與「暴政」:

暴政者, 於內: 心浮氣燥,煩悶多欲;任性固執,導致氣滯血瘀等。
於外: 爭名逐利,損人(細胞)利己(總統),起居無常,
飲食無節,好色失度等。
仁政者, 於內: 心平氣和,清心寡欲;自重自愛,自然氣血調順等。
於外: 勞逸相適,樂群好施,起居有常,飲食有節,好色不
亂等。               

請教各位讀者大德--細胞共和國的總統先生女士們,您是如何統領 您的細胞共和國?

在管理學上有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就是「方向比速率更重要」。同理,在癌病的防治方面,我們可不可以說「觀念比醫術重要」呢? 說清楚一點,如果 您的方向是處心積慮殺滅「癌細胞」,那麼,您的醫術,自然是以毒殺為手段。

俗云:「政策的錯誤比貪污可怕」;同理,負面的情志、觀念,不良的生活方式或醫療的偏差、錯誤,是不是比謀殺更可怕呢?


二、「癌症」候選人

人們常常被一些似是而非的統計數據,搞得迷迷糊糊或惶惶不可終日。如據統計「台灣地區約每四個人就有一個人在一生中罹患癌症」,「美國將嚴重到每二個人就有一人有機會罹患癌症」。沒錯,所有統計數據都是通過客觀科學的方法而得出的。但是請問各位讀者大德,什麼時候會輪到您?我們莫非要玩排隊點名答數的遊戲,凡數到四或二的人就自認倒霉罷?其實不論統計數據如何,我們每個人,都是『癌症』候選人。

早在1960年,根據諾貝爾生理學獎得主貝奈特(Sir F.Macfarlane Burnet)的理論:「正常人每日中產生大約十萬個癌細胞。可是一般人的免疫系統都能有效地將這些癌細胞予以破壞。」也有研究指出,死於非「癌症」原因的病人,經驗屍統計顯示,約有百分之二十二的病人,身前得過惡性腫瘤而未被發現。日內瓦醫學院也曾對280個死亡病例做過屍體解剖,死者平均年齡75歲,結果發現百分之四十八的人體內都有1~3個惡性腫瘤;極富盛名的日本金銀婆婆,在她們過世後,醫生發現她們體內竟存著多種癌細胞,而他們生前都沒有症狀也沒有被診斷成腫瘤。這就是說如果人能活到120歲,百分之百是與癌細胞共處的。可見癌細胞的產生是正常生理現象,如何維持內環境的動態平衡,才是發病與否的關鍵。

這裏依然可用「細胞共和國」的譬喻觀念來思考:古今中外,任何一個風調雨順的「仁政」國度中,總是難免多少會有幾個「不守規矩」的人或「為非作歹」之徒;「總統」的施政措施,很難讓所有國民百分之百滿意或認同,多少會產生一些異議分子,誠屬自然。但是,只要當政者愛民如子,勤政清廉,執法公正,良好的社會環境絕對可平衡少數的不良分子或異議分子,使之「小魚翻不起大浪」或「蓬生蔴中,不扶自直」而國泰民安。反之,若是「暴政」,必然會因「官逼民反」而遲早會導致「全民反叛」。

所以,既然從生理學上已得知每個人每天或多或少都有細胞癌變,大可不必斤斤計較有幾個癌細胞,關鍵在於 您是以「暴政」待之,還是以「仁政」化之。以「暴政」治「國」者,「癌症」當選人就是 您;以「仁政」治「國」者,充其量您只是癌病候選人。

切記,得「民」者昌,失「民」者亡。


三、癌症患者80%是被嚇死的?

『美國著名的心理學家馬丁‧加德納(Martin Gardner),原來是位醫生他竭力反對把實情告訴癌症患者。他認為,在美國630萬死於癌症的病人中,80%是被嚇死的』(摘自美休仕頓《美南新聞》2003.8.13)。台灣有位放射科名醫也曾說:『癌症患者三分之一是被嚇死的,三分之一是被醫死的,三分之一是本來就該死的。』
這兩種說法,均不無道理,而且深刻反應了時下主流醫學治癌的現況或結局。

台北一位罹患白血病(血癌)的抗癌小英雄在他的『抗癌日記中』這樣寫道:『化學治療是大刺客,刺向我身體的每個角落------放射治療是小魔鬼,攻擊我身體的每個要害——

台北一位音樂名藝評家罹患肺癌,後轉移為骨癌,他告訴我:『放療時,我感覺到骨髓被燒得嗤嗤響——
一位罹患淋巴腫瘤的退休將軍告訴我:『我是一個軍人,而且現在又活了70多歲,死對我而言,何足為懼。但是,我不要痛苦。』

或許有人會說,如果有更好的醫療技術和更先進的醫療照顧,應該「抗癌」就無可怕之虞。遺憾的是,以已故日本天皇昭和為例,因患胰臟癌而堵塞十二指腸,御醫採用困難度較高的繞道吻合術,欲使手術後天皇的消化道能正常運行,詎料未滿一年天皇又因吐血而入院,經檢查發現腫瘤復發,但沒轉移,因嚴重吐血,總共輸血30000cc,幾乎是換了十遍全身的血液,結果,儘管得到多麼豪華周到的護理,多麼先進的醫療技術的治療,同樣受盡折騰,仍然回天乏術。

前美國總統甘乃迪夫人賈桂琳(Jacqlin Kennedy)女士,罹患淋巴癌,幾經化療後,半年後與世長辭。美國前副總統參議員韓福瑞(Hamphry)先生罹患膀胱癌,先接受了放射線治療。1976年5月,他的醫生戴伯尼‧加門(Dabney Jarman)興奮地宣稱放射線治療是成功的,並由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Association)的副總裁與人合寫了一本書,稱韓福瑞是「現代放射線治療下知名的受益者」。

然而,言猶在耳,幾個月後復發,而且比原來更嚴重。即刻送至紐約史隆‧凱特琳紀念醫院動手術。事後,他的醫生威勒‧惠特摩爾(Willard Whitmore)在全國電視記者會上宣佈:「參議員先生已經痊癒了」之後韓福瑞接受了多方化學治療,不到一年之後去世。而整個過程仍然是吃盡苦頭,受盡折騰,非當事人真難以言表,只是醫界不會把這些實情公諸於世罷了。

可見無論您是販夫走卒,或是達官顯貴,只要走上「逆治」(對抗療法Allopathy)之路,其命運雷同。而主流醫學認為,癌症經治療後能有存活五年者為成功。但是,人們往往忽略了一個問題,大多數患者,很難維持五年壽命。縱算活到五年以上者,他們如何活?活的品質如何?

其實,幾乎每一個接受主流醫學的治療的癌病患者,其遭遇類似,必須承受因治療而產生的一切副作用,包括口腔潰爛,牙齦出血、食道、胃黏膜灼傷、潰瘍、嘔吐、喪失食慾、毛髮脫落、指甲變成紫色、虛脫等,而且,並沒有保證能治癒。這些有如煉獄刑法般的治療過程,試問,能不讓人恐懼嗎?

在美國,曾向腫瘤科的醫生們做過問卷:『如果你自己或你的家人罹患癌症,你會接受同樣的治療方式嗎?』結果,有超過半數,75%的回答是『No』。

所以,如果在治療癌病的方向上,依然只停留在主流醫學的開刀(殺)、化療(毒)、放療(燒)的『逆治』(必殺)之上,人們應該不是被癌病嚇死,而是被恐怖的治療過程或難得善終的結局嚇死、整死。

心理學家馬丁‧加德納之所以主張要向癌患者隱瞞病情,我想可能也是居於人道精神層面的考量。但是,若依循『逆治』(必殺)的醫療流程,最後,終究『紙包不住火』,意志再堅強,往往也很難抵禦『醫源病』及『藥源病』的摧殘。患者很少能逃過『含恨而終』的宿命。


四、現代醫學之所以很難治好癌病,其原因有三:

第一, 雖然已知道相當的病理,但治療方面完全不能解除病因,而只治療病果,自然「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第二, 治療癌病的手段和藥物不但療效不彰或無效,反而有害,更造成癌病的基本病因更形惡化。

第三, 治療的標的是病灶和數據(所謂癌指數等),而非人整體。

因此,如果說「癌症」是可怕的,倒不如說是人們對癌的錯誤認知與態度是可怕的,因為人們一直把它當敵人看待。試想,如果你家的小孩只要稍一不聽你的話或〝學壞〞,你何以忍心就不問青紅皂白、視他為敵人,並殺之而後快?!另外,就是現代文明對自然生態的破壞是可怕的;還有就是現代醫學治療癌病的手段是可怕的;再有就是一般病家積習(不良的生活作息)不改或不知自我反省是可怕的;再來就是來自各方善意的「關懷」,讓病家無所適從,方寸大亂是可怕的。


五、「癌症」究竟是什麼?:

談「癌」防治之前,宜先正名正音,或可幫助人們更了解其真正本質。主流醫學所說的惡性腫瘤Cancer字源於希臘神話,英雄赫拉克勒斯(Heracles)當他正與九頭水怪海德拉(Hydra)搏鬥時,天后赫拉(Hera)派巨蟹(Karbinos)前來暗襲,夾住赫拉克勒斯的腳不放,終被英雄殺死,天后赫拉同情之,將它昇空成今日的巨蟹座(十二星座之一),其名就是Cancer。二千四百多年前,希臘的醫聖「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希臘,Hippocrates,460-377B.C.)也曾描述過某些乳癌外展,扭曲,形態好似螃蟹,而把這類病症命名為『Karbinoma』,後來此名再演變為拉丁文的Carcinoma或Cancer。在此同時,希波克拉底也告誡醫界治病須有整體觀。可是,後人可能沒能完全從先賢的提示中得到啟發,只從病理上觀察細胞脫序增生,其數量增殖有如螃蟹產卵,其表象就像螃蟹(Cancer)般「橫行、凶狠、難纏」。

處處口口聲聲講究實證科學的主流醫學,何以如此取譬不當,竟用神話傳說的表象為癌瘤命名?

許多人把「癌」唸成「ㄞˊ」音,其正確發音應為「ㄧㄢˊ」的音,這意味「癌」的形成與組織細胞長期處在某種發炎狀態下大有關係。依據中醫病機理論:氣滯則血瘀,血瘀則腐,腐則敗壞;終致虛火相生,火煮鹽蒸,氣凝成石,石堆成山,山潰成病,是為癌。簡言之「邪毒盛,正氣衰」是其根本病因。

常言道:「人必自辱而後人辱之」,同理「木必先腐而後蟲生,體質先敗壞而後癌生。」,所以,細胞長期處在惡劣的內環境中,為了適應不良環境才不得已改變其生存生存機制(基因突變gene mutation),以適應惡劣的內環境。日本森下敬一博士指出:「癌的本質是血液的污穢」。站在自然醫學的立場,「癌是一種慢性、全身性、退化性(老化)、血液性、缺乏性的中毒症」。(摘自《生物醫學的神效》P206‧1984‧台灣‧郗磊峰教授)但就個人多年的觀察、研究認為,還應加上敗壞性,情志性,惡靈性(惡靈附身)等。也可以說是各種疑難雜症的最終綜合表現。簡言之,細胞長期處在不良的環境中,往往就有癌化的可能。


六、如何因應

  1. 如果是慢性,可見是長年累月慢慢累積而成,進而量變到質變,再由質變到量變。所以,就算是得了癌,大多也不會立即要命,可抽絲剝繭,從容以待。
  2. 如果是全身性,就應該整體思考,全方位(全面)面對,做整體(包括所處環境)改善,而不只是局部處理(切除)。
  3. 如果是退化性(老化),就應該找出導致身體內臟組織退化(老化)的因、緣。以中醫之辨症論治或自然療法,並配合飲食的調理、適度的運動及達觀的人生態度,應可化解退化(老化)的不良因子,或減緩退化,重建生機。而不是燒其癌,傷其正氣(放射線治療)。
  4. 如果是血液性,就應該以清血、淨血、活血、促進造血的方法從根本著手(施治)。而不是不惜破壞造血功能直接從血液中下毒,殃及身體各正常細胞,只求趕盡殺絕(化療)。
  5. 如果是缺乏性的中毒症,就應該袪其邪毒、補其不足。正是中醫所強調的「扶正袪邪」,而非「下毒損正」,用毒到底,雪上加霜,玉石俱焚。
  6. 如果是敗壞性,就應該從吃低油、低鹽、低蛋白、低糖的有機食物開始,多素少葷或全素,並少食多飲(喝乾淨的好水及以好水沖泡的糙米茶),補充各類食物酵素及益生菌(如乳酸菌、EM益菌),減輕脾、胃、腸的負担,減少食物在腸道不易消化而產生腐敗的可能,維持腸內益生菌佔優勢,別忘了,血液的源頭來自胃腸道。日本血液科專家森下敬一博士曾提出過腸胃道造血論。所以沒有腸內的腐敗物,便不產生混濁的毒血,沒有毒血,細胞癌化的主要因子就難以存在。而手術、化療、放療非但不會改變體質的敗壞,往往還讓身體內環境敗壞得更嚴重。
  7. 如果是情志性,若以手術開刀、化療、放療、標靶治療等,豈不更是「文不對題」,有道是「心病還須心藥醫」。
  8. 如果是惡靈性(惡靈附身),更應從心靈深處反省、懺悔,並找相關高人大德協助或導引。
  9. 站在「急者治其標」的立場,個人也不完全反對必要的手術開刀,甚至適量的化療與放療。但必須說明白,應該治人於先(固本培元,扶正袪邪),不得已才壯士斷腕,殺癌於後(治標)。有人認為,西醫的手術、化療、放療也是「袪邪」,是治標的最優先的好方法。然而,我個人認為,中、西醫的治標在本質上是有很大的不同,中醫是辯證論治,是因勢利導,是驅邪毒外出,如「大承氣湯」之瀉下排毒解困;「十棗湯」之逐水敗毒等,只要用之得宜,均能藥到病除。中藥之毒係自然之毒,並可自然分解消散於大自然;只要辨證準確,用藥奏效後,鮮少副作用。而西藥之治標,用藥(drugs)皆毒,雖然對症奏效,但或多或少留下後患;西藥之毒多屬化學之毒,很難自然分解消散,往往污染大自然,並容易造成藥源病。不幸的是,放療、化療的毒殺,必須殺到檢查不出癌細胞為止。此時,往往癌細胞還沒死光,患者已一命嗚呼。無怪乎日本琉球大學生理學講座梁運飛博士說:「西醫是以致癌的療法治癌」。

中醫治標者,多屬袪邪的範疇,如清熱解毒、潤燥滲濕、活血化瘀、軟堅清結等,雖有時以毒攻毒,但其真正的要旨是以微毒或小毒來激發人體的自癒力(類似西方同類療法)或是引邪毒外出。不得已用到大毒,也堅守《內經》《素問•五常政大論》所主張的:「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無毒治病,十去其九。穀肉果菜,食養盡之,無使過之,傷其正也。」的準則。攻癌(祛邪)的同時,不可不知扶正,若一味攻癌袪邪到底,往往也是「藥到病除,命也除」。


七、結語

總之,治療癌病不能只單一的治癌(切除、化療、放療之類),最要緊的是在不傷身的原則下,如何以順應自然的理、法、方、藥、食來解除體內毒素,以及強化全身各機能(自然療能 medicatrix),使之從弱至強,從強而正常,這才是長治久安之道。再有,就是患者本身是否能徹底反省,醒悟、感恩,力求「觀念通、二便通、經絡通、膽管通、氣血通、汗腺通」,才是病癒身安的關鍵基礎。任何病灶(果)都必有其因,同時也須有其緣(不好的內外在條件),不良的因緣際會才會生其病(果)。因此,如何斷緣、滅因,化解病機,才是醫之正道。

以上係個人多年來的觀察、研究及體悟,今將之概述成文(詳見拙著《為癌細胞平反》),謹供醫界及社會大眾卓參。由於個人學識淺薄,疏漏之處尚祈各方先進不吝指教為禱。


註:本文於2008/10/24-25台北舉辦的「第二屆世界自然醫學學術大會」上發表。

参考文獻:摘自《為癌細胞平反》‧2008.3